新京报记者去年年初调查发现,独流镇大规模的制假窝点被四五家垄断,这些窝点雇用当地人,分散在镇内多个地方隐蔽加工。当地较大的造假窝点,均用福田货车运货,一天出货量差不多五六车。

Marks称:“我们永远不知道市场会发生什么,我们永远无法确定结果,但我们可以通过了解我们在这个周期中的位置来获得成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