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们非常看好去年12月份市场最讨厌的那部分股票,因为他们当时计入了经济衰退的风险。”Chiavarone上周五在CNBC上评论称,“能源、工业和原材料板块股票是受沖击最大的股票,当时市场认为企业盈利和整体经济环境都将进入衰退,这些股票因此大跌25-30%。”

总体而言,经过逾一个半世纪岁月洗礼,美国博士学位制度已较为成熟。制度化带来各个环节和程序的相对固定、透明、规范,一方面使得美国博士培养有时被讥为流水线作业,另一方面制度化后学术环境相对公平,付出与回报较可预期,利益输送和暗箱操作受到阻遏,学术不端虽不能杜绝,但罕见大面积塌方式丑闻,师生得以更大程度地专注于学术研究和创新本身。